头条

瑞康里老邻居记述:“大阿哥”回忆中的父亲赵超构

字号+ 作者: 来源: 2020-07-30 我要评论

原创 金洪远 档案春秋 在我们这些瑞康里小伙伴的记忆里,赵伯伯春秋天穿蓝卡其中山装,夏天汗衫背心,如果哪天

原创 金洪远 档案春秋


在我们这些瑞康里小伙伴的记忆里,赵伯伯春秋天穿蓝卡其中山装,夏天汗衫背心,如果哪天头戴一顶有着“小辫子”的法兰绒帽子,那一定是要去接待外宾或出席什么重要会议了。夏天,常看到他拎着酒瓶到我父亲当时供职的油粮店拷老酒,脚下蹬木拖板,拎着酒瓶和店里的兰花豆腐干在笃笃声中回家......
固定布局
工具条上设置固定宽高
背景可以设置被包含
可以完美对齐背景图和文字
以及制作自己的模板

瑞康里老邻居记述:“大阿哥”回忆中的父亲赵超构

赵超构
东戡是著名报人、原《新民晚报》社长赵超构先生的大儿子。他年长我十几岁,印象中不管是读了大学还是走上工作岗位,他总和我们这些同住瑞康里老弄堂的“小八腊子”(上海话,指小孩子)很亲近,一张乐呵呵的笑脸,让大家感到特别的亲切,所以我们都亲热地称呼他“大阿哥”。
这次听闻我牵头组织瑞康里老邻居相聚于桂林公园,大阿哥来电邀我和家人去他位于吴兴路的寓所叙旧。十几年前,大阿哥也曾来金山我的居处叙旧,一晃之间大阿哥已年过八十,我也年近古稀,时光荏苒,怎么能不让人唏嘘不已。说起他眼中的父亲,往事如昨,也勾起了我的回忆。
“住瑞康里老房子是有原因的”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复旦大学副校长、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教授应邀到我所工作的石化总厂给干部们作报告。当时谈教授在作报告时提起,1958年1月6日深夜,毛泽东在杭州接见他和赵超构、周谷城直到第二天清晨三四点钟西湖夜话的插曲,让我觉得分外亲切,因为我恰好和赵超构先生同住一条弄堂,而且是隔壁邻居。
兴之所至,我写了一篇小文《我的邻居赵超构》,刊登在当时的《新金山报》上,反响还算不错。特别是当时参会的干部还有单位里许多的同事,他们大都很惊讶,一位沪上著名的报人,时任新民晚报社社长,会居住在这么一条普通的石库门弄堂里?

瑞康里老邻居记述:“大阿哥”回忆中的父亲赵超构

原瑞康里老弄堂入口
大阿哥笑着说,你这几年在报刊上写我父亲居住在弄堂里的趣闻轶事我都看了,倒是一点“水分”都没有。但有不少回忆文章里说我父亲赵超构一家自1946年9月入住虹口溧阳路上的弄堂房子,几十年下来都未提出改善,是有点夸大了。有些回忆文章里还说,市里曾拨了建国西路一处花园住宅给我父亲,他连看也没去看,就让给了一位住房紧张的报社同事。还有不少文章说不愿搬迁的原因是:赵先生喜欢和居民在一起,喜欢倾听百姓呼声云云。
大阿哥补充说,父亲健在时就对这些说法很不以为然。实际情况是这样的,1956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市里分配给他建国西路的花园住宅,住房条件相比瑞康里的老房子有了极大的改善,但父亲听说房子租金是他收入的一大半,就断了去看看的念头,因为该住宅每月的租金决不是我们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瑞康里老邻居记述:“大阿哥”回忆中的父亲赵超构

1946年南京新民报股份公司关于聘请赵超构为上海分社总编的函(上海市档案馆藏)
大阿哥扳着手指告诉我,父亲当年工资近300元,但母亲没有工作,家里四个子女都在上中学和小学。大姐在哈尔滨读大学,还要供养在乡下的外婆和祖母,两位老人每个月15元的生活费是雷打不动的,有时还要接济老家亲戚。如果入住花园住宅,难免捉襟见肘。后来市里又拨了位于淮海路上的公寓房,也因种种原因折道而返,未能入住。大阿哥是个实在人,实话实说,正本清源难能可贵。这也应了一句老话:大有大的难处。
“和毛泽东接触最多的新闻界人士”
在毛主席和新闻界人士的交往中,赵超构先生无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典范。大阿哥回忆说,父亲当年作为国统区重庆《新民报》的记者,1944年有幸随中外记者团赴延安采访。

瑞康里老邻居记述:“大阿哥”回忆中的父亲赵超构

1944年,毛泽东在延安接见中外记者团。二排右一为赵超构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毛泽东及其领导下的解放区。他采写的生动记述解放区军民生活的报道《延安一月》,不仅在当时连载时引起轰动,而且传诵至今,被誉为中国人写的《西行漫记》,令读者争相捧读而洛阳纸贵。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两小孩偷偷在家炸土豆引发火灾 “警察邻居”及时相救

    两小孩偷偷在家炸土豆引发火灾 “警察邻居”及时

网友点评

关注微信
手机网站
关于我们